李天命谈思考方法

作者: 罗格 分类: 思 维 发布时间: 2015年09月14日

香港的中小学教育,向被人诟病为「填鸭式教育」,但中大哲学系讲师李天命博士指出,如果「填鸭」是指多背书的话,则这种填鸭其实是颇有营养的。在他接受中学教育的年代,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的文章都比现在背得更多。虽然背的时候未必明白,但对日后中英文的表达能力却有很大的脾益。反过来说,如果「填鸭」是指缺少思考及独立探索的机会,则这的确是教育上的一种不良现象。譬如学生死背老师所讲的笔记或老师所猜测该年会考、大学入学试题目的「标准答案」,这些都会窒息学习的兴趣和发展。因为一方面学生的注意力被迫单单集中在有关考试的题目上,规限了学习的兴趣;另一方面,在回答各类问题时,亦只能以老师所给的「标准答案」为依归,局限了个人发展和独立思考的机会。事实上,这些情况所造成的影响已表现在很多大学生的身上。例如同学在回答试题时,严重缺乏组织能力,大部分试卷在文字和思路上都不够清晰,老师只有尽力去猜测同学要说些什麽。这跟学生在中学时期缺乏独立思考和组织语文的训练,实有直接的关系。

一、表达能力的训练
李博士指出,表达能力的好坏主要取决于语文及思考两方面。要训练出良好的表达能力,在语言文字方面,有一个古老而有效的方法,就是多背诵或精读好的文章。现时的年轻人花太多时间在电视、收音机和报章上,好的文章是甚少在这些地方出现的。至于思考方面,要有正确的思考方法,通常需要接受基本的课程训练。在本港现行的教育制度下,中小学几乎没有思考方法的训练课程,大专亦少有这类安排。这似乎反映了教育当局有一个很奇怪的假定,那假定就是:思考有异于中、英、数、理等学科,是不用经过学习和训练的。但其实有不少思考的方式是不正确的,而正确的思考方法则每每需要学习才能得到。李博士建议,最好在中学开设一些初部的思考方法课程,教授较显浅的原理,大学亦应将之列为必修科。因为,思想与教育有特别密切的关系。宣传是要代替宣传对象去想,希望对方不加思考而完全接受;教育却是要启发受教育者去想,希望学生经过自己的思考才决定要不要接受。在这情况下,教导学生正确的思考方法就显然是十分重要的了。

二、思考方法原则
谈到思考方法的内容,李博士表示,思考方法学所包含的项目,主要为语理分析、逻辑方法、科学方法和谬误剖析。语理分析的要务在于釐清问题、思想或概念;逻辑方法的首要功能在于审核论証是否正确;科学方法旨在提供一套可藉以获取或判辨经验知识的程序或法度;而谬误剖析则为以上三项的引申及补充,其作用在于将通常碰到的错误思维方式加以界定和归类,俾使遇到时容易指认出来。在这四项之中,「语理分析」是最基本的,它的运用能使我们弄清楚所思考的问题究竟问些什麽。如果讨论时连问题也不清楚,那麽整个讨论根本无法有效进行下去。「谬误剖析」则往往是最实用的,使我们在讨论、思考时能够避免思维错谬。譬如有些人在讨论的时候作人身攻击,诉诸不相干权威,或说一些与论题无关的话来迴避问题,这都是违反了思考和讨论的正确原则的。

三、独立思考与个人理想
关于个人理想或人生目标,我们又应该如何去想呢?李博士指出,在中学阶段,学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不断接受各样的资料,较少反省的机会。但大学教育的方式不同,课堂上讨论以及课馀跟同学交流的机会较多,很适宜思考人生路向之类的问题。不过,我们要知道,这类问题的性质与科学问题不一样。科学问题有客观或近乎客观的答案,而理想、人生意义等问题则不能经由证据来证明答案。(当然,这不表示那是任意或亳无基础的;我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,都会受到个人的经验、背景及学识等因素的影响。)同时,这类问题又是别人不能代替你去回答的。在科学上,我们可以分工合作,例如建筑学所引用的物理学原理,早经物理学家实验证明,无须建筑师自己再去验证。但关于人生意义等问题的答案,我们却必须由自己去思索。大学教育的一个目标,正是要帮助同学去建立自己的原则和理想。最后,李博士强调,要确立目标、原则,最要紧的是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。(这不等于标奇立异,故意反传统,刻意与别人不同,而是要培养自己掌握一套正确的思考方法。)举例来说,社会上有很多「社会游戏」遵循著既定的规则,比如香港人普遍以金钱数量来衡量成功的程度,但这些规则不一定是对的,我们应透过自己的思考反省加以检查,然后才决定接受抑或拒绝,甚至可另立理想和标准。因此,最重要的,还是在于会运用正确的思考方法去进行独立思考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暂无人打嘴炮

客官,打个嘴炮呗!

延伸阅读